“你问我还有几天过年,真记不清”

  长江日报五路记者小年夜直击医院急诊科:

  “你问我还有几天过年,真记不清”

  “是肺阻塞,情况不太好!”15日20时40分,一辆救护车停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门前。几名医护人员赶了过来,家属一起推着患者往急诊室跑。

  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急诊内科,内科副主任医师王敏前面走,记者一路小跑紧跟。3个多小时,在不到1000平方米的急诊内科,记者随王敏走了近4600步。

  春节临近,年味渐浓,但急诊科的医护人员仍忙着接诊、录入患者信息、输液、换药……抢救室大门开了又关,他们操作着手中的设备与时间赛跑。

  1月15日,长江日报五路记者分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、武汉大学中南医院、武汉儿童医院、武汉市第一医院、武汉市第九医院,现场直击了小年夜当晚的医院急诊科景况。

  他走,记者一路小跑

ZX。wUHAnEWS。Cn

 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医生王敏在接诊。 长江日报记者田巧萍 摄

  20时,同济医院医生王敏正在接诊一个怀孕14周的发烧孕妇。陪同的家人担心孕妇感染了奥密克戎。王敏检查后,初步判断可能是尿道感染。王敏一边开化验单,一边安抚孕妇和家属:“用最安全的药,不会有问题的!”

  之后,王敏又接诊了几个患者后,眼睛往诊室外一看,没有患者来,他抓起听诊器就往抢救室走,记者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。原来,他看到对面抢救室刚来了一个需要抢救的患者,大步抢上前去了解情况,给出处理意见。

  再匆忙返回诊室时,那个上着高流量氧疗仪患者的监护仪叫了起来。王敏俯下身问患者想做什么,患者说想喝水。王敏对家属说:“现在喝水就要临时换个面罩,再忍一下。”他事后解释:“一个面罩几百块钱,能给患者省一点就省一点。”

  就这么出去了一圈再回到诊室时,王敏桌子前站满了患者和家属。他坐下来,对围上来的患者说:“你们给我留一条路,我随时要走的!”

  从20时到23时30分,记者随着王敏在诊室、抢救室、留观室、CT室来回走了4600多步。他走,记者一路小跑。10年前,王敏博士毕业后做了一名急诊科医生。他已不记得自己过去走路是不是也这么快,现在“不快不行”。

  中南医院抢救室窗外,不时能看到救护车闪烁的蓝光。“过去半小时得有四五辆了。”一个导医看了看时间,20时30分,患者正一个接一个地进入抢救室。

  20时40分,一辆救护车停在中南医院急救中心门前。救护车载着一个从蕲春县转运来的急性呼吸困难患者,跑了近两个小时,终于赶到了这里。

  “从蕲春县转来一个患者,咳嗽大概两个星期了,今天突然间加重,心率160,血氧89……状态不太好。”值班医生语速飞快,第一时间打电话协调科室。

  不一会儿,一个男子急匆匆走进病房,他穿着一件厚实的棉服,身背斜挎包,拿起患者床上的片子对着灯光看了又看。

ZX。wUHAnEWS。Cn

  向家属仔细询问病情时,记者才知道,他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结构性心脏病中心、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刘心甜,从家中赶来评估患者情况。患者的儿子低声问:“应该没什么危险吧?”刘心甜回话:“今晚就安排手术。”

  11岁女孩躺在担架上直喊疼

  武汉市第一医院医生张宁在接诊。 长江日报记者杨佳峰 摄

  人生总有意外发生,急诊科的使命就是救急、救命。

  15日晚,各大医院的急诊诊疗室内,有人怀疑自己感染了奥密克戎,有小孩从沙发上摔下来把额头磕破,有过节吃多了消化不良……情况各不相同,考验着医护人员的细心、耐力和体力。

  在同济医院急诊内科诊疗室,王敏接诊时会时不时划开手机屏幕,记者一开始以为他在看来电或信息,后来才发现,他的手机功能太多了。

  王敏给一个冠心病患者开好了紧急处置的处方后说:“急诊只能给您救急,您这病还是要找专科专家看,做不做冠脉造影听专科医生的意见。”他拿出手机,找出相关专家写在患者病历上,告诉患者:“您可以去找他看,年前年后都可以。”

  一个胆结石急性发作的年轻人终于决定采取手术治疗了,王敏拿过手机,找到两位肝胆外科的专家:“你去找他们,他们腔镜做得非常好。”

  一个发烧患者说喉咙痛,王敏打开手机的电筒,患者喉咙里的红肿一览无余。

  “那我怎么网上挂号呢?”患者听从王敏建议第二天去看专家号,却不知道怎么挂号,王敏划开手机,点开同济医院APP,一步一步地教。

  推开武汉儿童医院急诊科大门,小孩的哭声此起彼伏。21时,一个11岁的女孩躺在担架上直喊疼。“昨天带她去英山滑雪,本来想让她高兴高兴,结果……”孩子父亲的脸上写满了自责。女儿被诊断为骨裂。看完病,这位父亲临走时和医生道别:“最近来了两趟急诊室,挂的都是您的号。上次来,是儿子胳膊摔断了。”父亲向医生感慨,生活时不时就会有意外发生。

  这位父亲走后,一个年轻母亲抱着两岁多的小女儿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女孩的父亲和姐姐。“小孩说自己尿尿疼,疼得哇哇哭。”年轻母亲一脸着急。站在身后的女孩父亲向医生解释:“我们是从广州来武汉旅游的,昨晚才到武汉,今天就去了黄鹤楼,谁知道孩子忽然就生病了。”

  在市九医院急诊科,73岁的彭奶奶纠结要不要住院。“我这身体不争气,眼看就要过年了。”彭奶奶晚上忽然头晕目眩,人都站不稳。老伴赶紧叫人开车送她来了医院。检查后,医生周琦和陈敏建议彭奶奶住院,但老人担心影响过年。“您这情况住院三四天,出院后也不耽误过年。”在医生的劝说下,老人最终同意入院。

  在市一医院急诊科,57岁的汪先生因过节饮酒过量被紧急送医。“中饭在家喝了半斤(酒),晚饭和朋友聚餐又喝了1斤3两,一进家门就吐了,吐了也没见好转,失去了意识。”儿子又急又气,“一到过年过节,我爸就管不住自己,总想多喝两杯(酒)”。与汪先生病床斜对着的是30岁的黄先生,同样是因为喝酒喝进了急诊室。医生张宁叮嘱两个患者的家属:“虽然这次无大碍,但醉酒夺命不少见,出院后务必规劝,饮酒适可而止。”

ZX。wUHAnEWS。Cn

  “你还在咳嗽就给我们看病”

  市民带着孩子到武汉儿童医院就诊。 长江日报记者张维纳 摄

  农历腊月二十四是南方小年夜,记者看到的急诊科依然是一片忙碌景象。一名医护人员说:“今晚的急诊科,人少多了。”

  同济医院急诊内科护士长江敏穿着细帆布工作服,戴着一次性蓝色帽子,没有用隔离衣和鞋套,只有戴着的N95口罩还提示着奥密克戎并没有走远。开朗的江敏说,今年小年夜还算平静,人少多了,最艰难的是去年12月中旬到今年1月初。患者在室内排队,救护车在院子里和院外路边排队,患者量是现在的3倍。最艰难的一班,“我们48小时没合眼”。

  从15日17时30分至16日凌晨2时,武汉儿童医院急诊室接诊的患者人数是97人。高峰期,同一时间段接诊的患者人数可达近300人次。“春节临近,一些人回了老家或者出门旅游,就诊患者自然会减少。”一名医护人员解释。

  小年来了,春节更近了,但节日离医护人员一直都很远。

  “你问我今天几月几号,我记得清清楚楚,因为我每天都要写病历。但你问我还有几天过年,我真记不清。”46岁的武汉儿童医院医生王屹刚回忆,刚参加工作那会,领导安排他年三十值班,心里还觉得委屈,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。他说:“春晚可以看重播,年三十的饺子可以初一早上吃,医生的工作就是这样。”

  下了夜班,市九医院医生周琦才感觉到肚子饿。他一天只吃了两碗面,早餐在家下了一碗面,16时吃了一碗牛肉面。“吃面方便,不耽误工作。”深夜,周琦找了一家路边摊,点了一碗牛肉面,微辣,就着热乎的面汤,一碗面几口就吃了个精光。吃完面,周琦回家睡觉,养精蓄锐准备新的工作。

  23时30分,中南医院急诊科医生邹浩已连续接诊了35个患者。接诊期间,邹浩不敢喝水,不敢上厕所。“真是辛苦啊,你还在咳嗽就给我们看病。”一个患者听见邹浩咳嗽,向他表达了感谢,这让邹浩心里暖暖的。

ZX。wUHAnEWS。Cn

  小年夜的这次采访,几个记者努力想在医院急诊科寻找一些过节气息,但未能如愿。同济医院急诊内科的每个窗口都贴着一个“福”字,看着抽血窗口上的“福”字卷边了,护士长江敏仔细地沾上水后又贴好。这个唯一有点年味的“福”是什么时候贴的,她一时记不起来。

  武汉儿童医院输液室的墙上贴着“新年快乐”的剪纸,但记者走近一看,剪纸上还是两只小老虎在拜年。原来,还是去年春节的留念。

  “2023年,您的新年愿望是什么?”采访时,我们几个记者问了受访医生一个相同的问题。医生们来自不同的医院,但回答的内容基本一致。他们希望每个人都平平安安,没什么事就不要来医院,不要来急诊,但当你真正出现问题与困难时,他们都会竭诚相助。

  (长江日报记者张维纳 田巧萍 李玉莹 史强 杨佳峰)

  【编辑:张靖】 

下一篇

政策红利加速从“纸上”落到企业“账上”

一周热门 {{index+1}}{{item.title}}

长江日报简介 | 长江网简介 | 网站地图 | 豁免条款 | 联系我们 | 采购信息

ZX。wUHAnEWS。Cn

长江互动传媒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鄂ICP证:020001-5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 11733000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鄂 B2-20120083 营业执照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7-66668888 举报邮箱:2802327246@qq.com 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111号

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,作者:新资讯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uhanews.cn/a/4746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