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武汉东湖

假如一个外地人咨询:去武汉首选景点是哪里?武汉本地人通常会建议:去看东湖吧。

东湖,中国最大的城中湖,总面积82平方公里。它是毛泽东一生钟爱的湖,也是无数名人留下诗词墨迹的地方。

早在2000多年前,爱国诗人屈原,便在这里吟唱道:“登大坟以远望兮,聊以舒吾忧心”。2000多年后,一座行吟阁、一座沧浪亭,置于湖畔,成为了屈原纪念处。

唐代大诗人李白,在东湖放飞思绪,留下了《观放白鹰》:“寒冬十二月,苍鹰八九毛,寄言燕雀莫相唣,自有云霄万里高”。如今,水果湖畔有了放鹰台。

ZX。wuHanEwS。cN

之后的南宋诗人袁说友,更是将东湖与西湖相比:“只说西湖在帝都,武昌新又说东湖。一围烟浪六十里,几队寒鸦千百雏。野木迢迢遮去雁,渔舟点点映飞乌。如何不作钱塘景,要在江城作画图。”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新中国成立以后,朱德同志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“东湖暂让西湖好,今后将比西湖强”。被盛赞的东湖,能够成为现在的样子,凝结了几代人的智慧和心血。这中间,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,故事的主角,正是东湖最初的主人。

01 红色金融家

东湖风景区的前身,叫做“海光农圃”,属于私家花园。建园人叫周苍柏,是一名“红色商人”。

1888年,周苍柏出生于武汉一户工商世家。周家创建的周恒顺机器厂,是历史最长的民营机器厂,也是武汉机器制造业的第一家工厂。武汉归元寺里的那一口大香炉,就是在该厂铸造的。周苍柏的父亲周韵宣,因为经营商行“鼎孚洋行”成绩出色,被张之洞看中,担任了汉口电器公司董事长。

成长在富商家庭,周苍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。他起初就读于武昌昙华林文华书院,这是一所教会学校,有着大量国外进步刊物。周苍柏是校阅览室的常客,因此接受到了新思想。

1901年,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《辛丑条约》,消息传到周苍柏耳里,誓为救国而奋斗的热血少年,当即选择投身革命,加入了设在阅览室内的日知会。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周苍柏

日知会是与同盟会齐名的组织,周苍柏在这里结识了一批有志青年。后来由于叛徒告发,日知会的秘密活动戛然而止。周苍柏只得逃往上海,进入上海南洋公学学习。

毕业之后,周苍柏在哥哥周操柏的资助下,远赴美国,进入纽约大学经济系深造。留学生活中,他最大的感受是:中国在国际上毫无地位可言,欧美人对中国人充满了歧视。他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,自此定下了实业救国的远大理想。

1917年,周苍柏获得了商学学士文凭,学成归来却发现,这时的祖国早已满目疮痍。

ZX。wuHanEwS。cN

受到了前辈陈光甫的提携,周苍柏开始在上海金融界崭露头角。他先是任职上海商业银行总行会计,继而回到家乡,接下了上海银行汉口分行副行长的担子。

银行大厦设址在钦生路,也就是今天的江汉路。而周苍柏在1919年回汉时,一家人居住于汉口黎黄陂路,如今这里门牌为“黄陂村5号”和“黄陂村6号”的洋楼,就是当年的“周公馆”。

ZX。wuHanEwS。cN

进入汉口分行以后,周苍柏在美国习得的现代银行管理知识,立即派上了大用场。一批青年才俊成长起来,为中国金融业补充了新鲜血液,他们中的很多人,成为了当地银行系统的骨干力量。周苍柏也凭借出色的能力,于1926年担任汉口分行行长。

当时,共产国际打算给中国共产党汇款40万元,可是国内很多家银行都不敢接。在这紧要关头,湖北党组织负责人董必武找到了周苍柏,希望他能帮忙解决。周苍柏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,他冒着风险先将这笔巨款汇到了美国,再分成多个户头汇入上海银行汉口分行,最终40万元安全到了中共党组织手中。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吴佩孚

然而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北洋军阀政府很快知道了这件事情,吴佩孚派人来抓捕周苍柏,便衣一进门,看到周苍柏的妻子董燕梁在客厅里,他们气势汹汹问道:“周行长在家吗?”董燕梁心中一紧,知道来者不善。

恰巧此时,周苍柏从二楼下来,董燕梁急中生智说:“这两位客人来找周行长,他今天在家吗?”周苍柏马上明白过来,回答道:“他很早就出门了。”便衣果然上当了,失望而归,周家躲过一劫。

ZX。wuHanEwS。cN

1926年底,武汉国民政府成立,北洋军阀的部队如惊弓之鸟,争先恐后从银行取现,仓促出逃。旧币废止,官票失信,工厂倒闭,商户歇业,面临挤兑风潮,很多银行不得不选择关门。周苍柏所在的汉口分行,此时对外宣告:坚决保障储户利益,以前的存款均可按照现洋兑付。一时间,汉口分行名声大振,人们踊跃前来存款,银行业务量激增,周苍柏一举成名。

02 东湖的前世

虽然帮助政府稳定了大局,周苍柏的内心却没有丝毫喜悦。他看到了旧中国特权阶层的腐朽堕落,他更痛心于国人萎靡不振的状态,到处都有人沉迷赌博、吸食鸦片,整个社会笼罩在一层阴霾之中。

经过深思熟虑,周苍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为市民建设一处锻炼养身、休闲娱乐的场所,扭转当下的不良风气。

他一眼就相中了东湖,此地虽然杂草丛生,但是风景秀美,很适合开发利用。而且在周苍柏看来,东湖不只是湖,它纯粹大气、广阔如海,因此就有了“海光农圃”这个名字。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经过前期周密准备,1929年,项目正式启动。施工人员将一块块小荒地连成片,面积超过了600亩,陆续建成了农业试验田、苗圃区、果林区、养殖场、动物园、观鱼池。

时任湖北省棉业试验场场长的杨显东,听说了建园的事情,异常感动,直接将磨山无偿让出。一些进步商人紧随其后,纷纷将拥有的东湖地块转给了周苍柏。海光农圃的规模不断扩大,最终达到了2000亩。

每遇休息日,周苍柏便会带着妻女过来,帮忙割草开荒、栽树种花。他还邀请父亲为“海光农圃”题字,如今拥有该题字的水泥牌坊,就立于东湖听涛景区内。

整个工程前前后后,周苍柏投入了30万银元,可谓倾尽家财。为了省钱,他节衣缩食,每天早餐只吃一根油条、一碗稀粥,一身陈旧的中山装内里全是补丁。为了实现海光农圃自负盈亏,周苍柏想办法开发了咸鸭蛋、蜂蜜、蚊香等特色产品,还建起了一间米坊。

等到公园完工以后,周苍柏正式宣布:海光农圃不收门票,免费向外界开放。听到这个消息,市民个个兴奋不已,争相前来参观,人们在这里游玩嬉戏、散步健身,此外还能亲身参与劳作,了解农业生产的过程。

一时间,海光农圃收获无数赞美,成为了武汉人心目中的诗和远方。理想主义富二代周苍柏,终于梦想成真。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海光农圃不仅是湖北最早的城市公园,也吸引来了大量中外游客,成为了知名旅游胜地。周苍柏的子女在东湖边,也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光,将这里当做了自家的后花园。可是父亲时刻提醒他们:“公园将来不是留给你们的。”

03 革命的历练

1938年,日军入侵,武汉沦陷,周苍柏被迫逃亡重庆。就在这年年初,他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。二儿子周德佑,这位导演兼小提琴手,因为积极宣传抗日,参与剧团演出,积劳成疾,不幸离世,年仅19岁。

离汉之前,周苍柏将管理海光农圃的事情,委托给了当地朋友。五年后,日本人强行占领了海光农圃,损毁了里面的建筑物、农田、果园以及娱乐设施,杀掉了动物园里的动物。周苍柏惊闻噩耗,悲愤不已。

在重庆时,周苍柏任职于中美合资的复兴公司,黄河大合唱的作者光未然为逃避特务追捕,曾经受到了周苍柏的帮助。周苍柏通过银行专用的运输车,将光未然秘密带出了重庆。此后,周苍柏以同样的方式帮助了不少的共产党人逃离险境,周家也成了地下党人免费吃住的临时避难所。

为了支持全民族抗日运动,周苍柏慷慨捐款,他为湖北应城“汤池训练班”捐资3000元,承担了叶挺在恩施期间的生活花销,在支援新四军上贡献了上百两黄金,甚至为部队提供一些军火。这位民主人士的爱国热情,将他与革命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等到抗战胜利,周苍柏立即返回武汉,一家人重新团聚,望着曾经辉煌的海光农圃,现在已成一片废墟,周苍柏没有气馁,下决心重建。经过几年的努力,公园恢复了大半的元气。虽然不如当年的规模,海光农圃的魅力还在,游客从四面八方慕名前来,让周苍柏倍感欣慰。

在担任国民党政府善后救济总署湖北分署署长时,周苍柏接到了老朋友董必武和王震的求助,对方希望他为中原军区部队提供物资援助。周苍柏二话不说,当即以救灾的名义,亲自跟随十几卡车货物,穿过国民党的两道封锁线,到达了部队所在地。

当1000多吨面粉安全入库之后,有美方记者问道:“周先生为什么要接济共产党人呢?”周苍柏义正言辞的回答说:“救济物资来自人民,共产党人也是人民,不分党派只要有困难都应该接济。”那位记者立即哑口无言了。

04 东湖的今生

1949年5月的一天,邓子恢、陶铸、谭政、李先念等人来到了海光农圃,探望正在这里居住的周苍柏。趁着众人游览美景之际,周苍柏主动提出,希望把海光农圃无偿捐献给国家。同年9月,海光农圃正式划归国有。

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上,周苍柏和夫人董燕梁受邀登上了天安门城楼,与万千群众一起见证五星红旗冉冉升起。而他用毕生精力建设的海光农圃,是一份送给祖国的最好贺礼。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

经中央批准,海光农圃更名为“东湖公园”,原海光农圃的中心区域,改建成为东湖宾馆,周苍柏一家日常起居的小洋楼,编为了梅岭一号。这座旧时期开建的公园,在新中国的土地上迎来了新生。

周苍柏将财富无私交还人民的做法,得到了各方肯定,周恩来更是称赞他“伟大的实业家”,周苍柏因此得名“东湖之父”。

此后,东湖公园改称“东湖风景区”,成立了东湖建设委员会,周苍柏担任副主任委员,继续做着力所能及的贡献,他还最早提出了东湖养鱼的建议。

东湖风景区逐步扩大规模,听涛景区、行吟阁、长天楼、九女墩等景点陆续修建,时间跨度70多年,其间经历了全面退渔、生态修复,这才有了今天东湖的样子。

1959年,周苍柏任全国政协常委,就此离开了生活多年的武汉,去往北京定居。

1970年,周苍柏在病重之时,依然牵挂着千里之外的东湖,他对儿女说:“快,快,我要穿衣起来去武汉开会,他们还在等着我讨论东湖建设呢。”遗憾的是,这位老人再也没能回到魂牵梦绕的东湖,永远闭上了眼睛,享年82岁,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。

武汉东湖的前世今生,传奇背后藏着一位大佬 ZX。wuHanEwS。cN

如果走进东湖的听涛风景区,可见一处名为“苍柏园”的地方,这里设有周苍柏纪念室与其女周小燕的纪念室。幽静的园林深处,翠绿的草坪上,立着一座三人青铜塑像,这是以周苍柏与儿女春游的照片为参照精心创作而成的。紧挨塑像的几棵桂花树,是周苍柏当年亲手栽种的。身处其中,仿佛能触摸到周家两代人的家国之梦。

与苍柏园遥遥相对的,是磨山与珞珈山,水天一色,亭台楼阁,鱼虾成群,野鸟嬉戏,昔日的市民公园,如今成为了城市绿心。

往事随风,斯人已去,赤子情怀,永不泯灭。如果说,东湖是武汉的一张文化名片,那么东湖之父的红色往事,便是这里最原始纯粹的人文内核。

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,作者:武汉热线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uhanews.cn/a/53266.html